爱在究竟意难平

2019-09-27 07:58 来源:未知

摇摇晃晃的夸张短镜头,缓慢琐碎的日常细节,看完《阿黛尔的生活》,心里很空,无语又失落,仿佛跟着阿黛尔经历了一场无果的恋爱,力气都耗尽了。
十七岁的少女阿黛尔,一身的婴儿肥,吃起东西来狼吞虎咽,即使悲伤哭泣时也会掏出零食来粗嚼,睡觉时肆意横陈,丰满的身体倾泻而出,压在床上的脸挤开了嘴露出两个嚼食一切的兔牙——生命的春天来到了小姑娘的身上,春风吹得她迷茫,困惑,孤独,不快乐。身体和灵魂似乎都在渴望,却又茫然不知。于是她开始模模糊糊地向生活试探着进取了。她接受了同校男孩的爱意,也许她是在向异性恋的规则靠拢,她想看看自己能不能爱。她在努力,想克服自己不愿承认的性取向。但是不能,在同男友的做爱中她无法找到渴望的感觉,身体放不开,灵魂在犹豫。男孩在流泪,她也在默默流泪,对自己不能像别人那样异性相爱而失望?为不能找到热烈的爱而绝望?
影片有句话,“一见钟情的爱,是会让你的心变得更满还是更空?”,也有人说,真正的爱情都是一见钟情。爱情终于来了。在广场上,阿黛尔看见了一头蓝发的艾玛,虽是一闪而过,却唤起了阿黛尔内心从未有过的渴望和热情,在深夜醒来,她想象着那个人在自己身体上游走,她奋力的迎上……她在心里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渴望所在……
但她仍不敢在众人面前承认自己是“拉子”,艾玛敢,但她不行,不行就是不行,她热烈的渴望下没有那种同世界斗争的力量,她敏感,脆弱,感到孤独。这让她身体的渴望更加剧烈。
艾玛来了,她们在长椅上交谈,她知道自己对艾玛的爱,所以她说话时尽量想迎合艾玛,小心翼翼,艾玛显得思维清晰,看法坚定,她却游弋不定,生怕说错话,艾玛优雅有度,进退得体,阿黛尔却早就按捺不住想把嘴唇跟过去。阳光照在两人的唇间,紧张的神经终于在甜蜜安静的接吻中化解,爱得到了收留。
两人第一次做爱,说不清的体位变换,尽心尽意的迎合,承送,为了满身满心的孤独和热烈得到实现,为了让对方享受生命的愉悦,为了告诉对方自己的爱,迎上,迎上,呼喊,直至泪流满面。这样的场景导演拍得真美,两个女主角也真淋漓尽致。这时观众早已忘记了性别问题,身体带着灵魂,无限靠近,激情荡漾,温柔无比。也只有在这时,她们的心贴得如此之近,孤独、距离都退隐了。
然而生活却刚刚开始。艾玛在父母面前,朋友面前从不避讳自己的性取向,她在自己的艺术事业里坚决追求,和朋友们交流自己的观点,为别人改动自己的作品大发雷霆。阿黛尔却在父母和同事面前藏起自己,刻意回避同同事的交往,害怕别人闯入自己的生活窥探,并不用心得给孩子们上课,在艾玛的艺术圈朋友到来时,她尽力做好女主人的工作,却在他们的侃侃而谈中无所适从,羞愧不已,看着艾玛和丽丝谈笑,深感失落,只能同男演员聊天摆脱,然而眼睛却从不离开艾玛。噢,这时她是多么需要她的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那样就足以让她满足了。但是艾玛没有。在艾玛打电话拒绝修改自己的画作而怒气冲冲时,她只是一遍遍地让艾玛吃面包。你觉得好笑吗?还是觉得心酸而无奈?艾玛不会听不见,但她没回答。隔阂出现了。在孤独的委屈中,阿黛尔希望身体的接触。艾玛让她去做让自己快乐的事,写作。可阿黛尔只愿意写日记,“我不喜欢情节性的故事”,“和你在一起就是我的快乐啊”。这次,艾玛拒绝了阿黛尔“我想要你”的冲动。
阿黛尔,不大像我们这个“男女平等”的时代里的有追求的女人,她甚至没有明确的追求。在艾玛的父母问起她的未来打算时,她说了一些什么,但并未去做,仿佛如果别人不问,她就没有那份计划。只有被艾玛们问起时她才临时想起。然后她仍然过着她并不明白并不快乐的生活。
孤独让阿黛尔走进艾玛,而此时,艾玛又造就了阿黛尔的孤独,她离她越来越远了,摸不到的隔阂将两人分开,身体的快感、温柔无法应对阶层、知识、性格造成的心理上产生的距离。艾玛是矛盾的,她在身体上需要阿黛尔,不只是快感,但是她无法接受阿黛尔的生活,生活里真实的阿黛尔。两种感觉同样真实,她也被自我所撕裂着。就像阿黛尔被身体和孤独撕裂着,它需要艾玛的身体,和两人心灵的贴合,但艾玛已无法让她体会到温暖。她又开始乱撞了,同舞厅认识的男人约会,希望摆脱孤独。而这终于点燃了艾玛的不满和疏离。两人分开了。
分开后的阿黛尔更加脆弱,工作更心不在焉,一个人发呆,流泪。这时她知道自己多爱艾玛了。她可以离开她,但是思念就从此跟随了她。
三年之后两人再见面。艾玛说着自己的新家庭,阿黛尔却仍沉浸在过往的爱情中。令人难以平静的是艾玛也心存怀念,只是她更理性,她强压住自己,说着自己对家庭的责任。阿黛尔怎么办?她做不到那么理智,但她却不得不接受现实。现实不只是艾玛的冷静,还是让她们走向分离的生活和心灵的压迫。艾玛说你换了发型,这样能让你显得成熟些。阿黛尔说,是啊,但是再怎么脸上鼓鼓的肉就是凹不进去。肉体所携的爱欲,通过身体,又超出身体的爱欲,还是如同当年。
阿黛尔去参加艾玛的画展,穿上一件蓝色的长裙,显出成熟女人的沉着。艾玛上来迎接,笑容依旧优雅,礼貌的言词让人心头发沉。在人群中阿黛尔仍旧有些不知所措,拿着酒杯尽量自然地左顾右看,余光不停地瞥,直到看见艾玛和伴侣在众人前挨头微笑,终于忍不住,蓝色的身影在屏幕中走出……
也许更多的人早已忽视了性别,忘记了所谓女同,影片也没拘泥于此,爱情来就来了,从生理上看同性恋可能是病,但没有谁会不认为爱情不只是生理的交合,早超出了单纯的肉体,而有了更多精神的意义。阿黛尔就像一个初次闯入世界的小野兽,身上透着一股子原始的冲动,然而她又是孤独的,所以她渴望着。她唯一凭借的似乎只是自己的身体,在肉体的交欢中摆脱孤独,无比热烈,无比温柔。她还没看见现实世界莫测的规矩。她遵循身体的召唤,在身体中实现爱欲。影片开头借一个法国作家之笔说:一见钟情的爱让你的心更满还是更空?这句话成了全片的寓言。阿黛尔在初遇艾玛时,直觉就告诉她,这个人正是她寻找,等待的人,只有这个人才能点燃自己的热情。她感到内心的搏动。等待已久的身体终于在交合中得到安慰。
如果将身体的爱欲看作引领人追求亲和,追求完整的原初力量,那么阿黛尔和艾玛就是在这样的神秘力量的引导下走到一起的。你不能说出你爱的原因,但你感到爱已诞生,热烈地不顾一切。然而人注定无法摆脱社会生活。一个人可以像艾玛那样在社会里追求着自我的实现,也可以像阿黛尔那样在谋生的平庸中“写只给自己看的日记”,而共同的是两者都无法逃离你所生活的世界在你身上打上的烙印。两人在长椅上谈话时曾谈到萨特的“存在先于意义”,艾玛相信萨特的“我是什么在于我怎样用行动去定义自己”,而阿黛尔则说:很多时候存在和意义就像鸡与鸡蛋,无法搞清到底谁先于谁。这已传达出两人经历和感受的不同。艾玛的“异类和强势”的确会很容易相信我是谁在于我怎么去做。而阿黛尔总是被本能包围,吃,睡,对爱的渴求,意义的赋予总脱不了存在的牵制。艾玛代表着社会性和文明的一面,阿黛尔更“原始”一些。艾玛的爱出于身体却早被文明包围着,她的阶层,知识,思想,价值追求都影响规范着她的爱。她希望阿黛尔能写东西,在向朋友介绍阿黛尔时,她说她偶尔写点东西,作家,多么光辉的称呼,和画家的自己是匹配的。阿黛尔却不愿写。在两人的生活里,彼此很难融入对方的生活。在艾玛谈自己的作品时,阿黛尔只能谈面包。城堡是从内部被摧毁的,也是从内部建立的。导演说:"我不是在拍同性恋,我是在探讨社会问题。"问题不是外在的规范和别人的眼光阻止两个人相爱,而是相爱的人不能不常常把外在的价值内化成自己的眼睛去打量对方。这才是城堡建立的方式。这时,一个人的自我已经被知识,价值,性格所填满,再也不是一个单纯的肉体,一个空无的自我了。文明要求人去追求自我,并在自我的实现中建立和发展文明。而文明中的自我却阻挡着爱欲的实现。我们日常所谓的爱情已被覆盖了多少内容,不说外在的阶层、金钱、学历、相貌的对等,就连内在的知识、思想、性格,难道不也成为我们相爱无法不面对的存在?
阿黛尔,一个在爱和美的促动下不得不去爱的女孩,感到了爱的艰难。她能理解艾玛的苦处吗?我们无法责备艾玛,无论她是不能接受一个平庸的爱人,还是不能忍受自己的爱人同自己缺少理解和交流,这太合乎人情了。只是,如果爱上一个人不需要理由,那么即使能理解艾玛,阿黛尔也仍在痛苦中隐忍着。
女教师在课上讲到安提戈涅。“悲剧是无法避免的,是永恒的,这与规则有关。”规则是文明的必然,和爱的不灭,两相碰撞,撕裂了阿黛尔的心。但,安提戈涅从那天开始不再做一个小女孩,她要长大。在阿黛尔撕裂的心中,存放着那一头蓝发,即使它只亮过一刹那,却成为颓废生活的英雄梦想。

“你...不爱我了吗?”

14-04-04

可是很快能发现,二人所在的阶层,她们的经历,家庭,朋友都相差太大了。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因为爱,她们才在一起。她们的分开,是太多太多的原因。艾玛越来越忙,顾不上阿黛尔,阿黛尔感到孤独,和一个男人肉体出轨了。艾玛大吼,愤怒,两个人争执,她失控地把阿黛尔赶出去。阿黛尔确实不爱那个男人,可造成的伤害无法挽回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祝星.

版权声明:本文由白小姐透特图发布于白姐彩色统一图库免费,转载请注明出处:爱在究竟意难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