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追求遭遇生活困境,诗了你的青春

2019-10-05 10:22 来源:未知

  李沧东的上一部电影《密阳》把全度妍推上了戛纳影后的宝座,证明了这位导演处理女性题材的明显优势。新片《诗》同样是以女性为主角,在这部电影中,李沧东描写了一位老人在追求艺术的过程中遭遇生活困境的故事,尽管与《密阳》相比,《诗》稍显逊色,但毫无疑问,这依旧是一部优秀的电影。
  《诗》的故事发生在汉江和京畿道周边的一个小镇上,美子(尹正熙饰)靠帮人打零工赚钱,女儿与丈夫离婚,常年不在孩子身边,美子则与上中学的孙子相依为命。尽管已经过了花甲之年,但美子依旧对美有着强烈的追求。某天,美子来到小区文化园,加入了诗歌训练班,在诗歌的感召下,美子开始尝试寻找灵感,开始诗歌创作。
  但事与愿违,美子不久之后就被查处患有老年痴呆症。更要命的是,他的孙子卷入了一起强奸案,他与五名同学一起强奸了一位女同学,这位女学生已经投河自尽,女孩的家长在孩子的日记里发现了事情的真相,这让男孩们的父母感到十分担忧,于是他们找到了美子,希望美子可以一起凑钱,找到受害者家长摆平此事。
  得知了这一消息之后,美子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他尝试与受害的母亲摊牌,但最后在关键时刻选择了退却,与此同时,诗歌的种子在美子心里不断萌发,她开始尝试在生活寻找灵感,开始了诗歌的创作。
  尽管男孩们的家长最后凑齐了“摆平”女孩母亲的钱,但孩子们的罪行依旧暴露,美子的孙子旋即被警察带走。诗歌训练班的最后一堂课,美子神秘失踪,却留下了属于自己的第一首诗……
  以老人为主角的电影并不多,李沧东敢于尝试这一题材,本身就是不大不小的挑战。在《密阳》里,李沧东探讨了人与宗教的关系,《诗》的重点则放在人与艺术的关系上。美子在片中留下的点点滴滴的诗句断章,都是其内心变化的体现,我们从这些只言片语中可以了解到一位老人的心路历程。
  在《密阳》中,全度妍演绎了一位受害者,而《诗》中的尹正熙却是一位罪犯的奶奶,她的孙子专门欺负别人,但这也让她产生了强烈的罪恶感,这与美子诗歌中所描写的周遭美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两部电影中人物的境遇虽然不同,但她们的内心都遭受了极大的煎熬,但显然,《密阳》的故事与宗教主题更加浑然天成,而《诗》的核心思想与叙事则有些断裂,显得生硬许多,这也是该片最大的问题。
  尹正熙是韩国6、70年代的影视红星,近年来鲜有作品面世,最近一部《厚颜无耻的人》距今已经过去了16年,此番重新出山,实属不易,主人公“美子”的名字其实也是主演尹正熙出道前的本名。对于《诗》而言,尹正熙的表演成败关系重大,她不但要面临半裸、性爱等极端场面的挑战,还要在与普通演员的对手戏中做到不露声色,太出格的表演会留下很明显的舞台痕迹,作为这部戏当仁不让的主角,尹正熙的表演准确、成熟,但距离完美尚有一定距离。
  在视听风格上,李沧东依旧显示了强烈的自信心,无论是生动细腻的场景调度,还是对于非职业演员的调教,都堪称一流水准。更值得一提的是,李沧东选择了大量现场音效作为声音的主体,取代了音乐,这一尝试让观众对于美子的内心状态产生了强烈的认同感。
  影片的开头是跳河女孩的尸体浮上水面,结尾则再现了女孩坠河的全过程。美子在片尾完成的完整诗歌,前半部分是美子自己的声音,后半部分则由跳河的女孩朗诵,这体现了李沧东叙事上的野心。这种暧昧不明的结局也体现在男孩的遭遇上,究竟是谁揭发了他?是受害女孩的母亲还是美子本人,一切都没有明确的结果。

   有时候觉得韩国真的是一个十分奇异的国度。真没有见过一个国家在播放新闻时会朗诵一段诗歌,也没有见过一个国家在诸如地铁、公交等场所的防护墙上也印满诗歌。把这种对诗歌的痴狂程度上升到国家的高度,这种举动甚至让诗歌之乡的中国都为之汗颜。

  新浪娱乐 勿转

   这样的国情下能催发的诗歌情操有多少不得而知,但是在2010年韩国导演李沧东带来的电影《诗》却给了我们不少惊喜。这本就是一个不讨巧的名字,事实上它讲得也就是一个不讨巧的故事,但最后的结果是该片获得了当年戛纳的最佳编剧大奖。

   故事分成两条线进行,第一条线是年过六旬的美子想要学怎么写诗。这本就是一个低档的剧本,拍不好就是一部如何写诗的教学片,纵然拍好了也仅是一部大龄女青年的励志片。韩国电影,最不缺的就是儿女情长与默然泪千行,如果这样拍,反而像极了一部响应国家的主旋律电影。然而第二条线讲的却是与诗歌完全不搭边的故事,美子的孙子参与了学校发生的一起团体猥亵案,受害的女孩投河自尽,参与猥亵的几个男孩的家长在一起商讨如何能堵住受害者家属的嘴从而保证自己孩子的前途,美子陷入了感性与理性的抉择。

   《诗》这部电影确实是在描写美子怎么写诗,但是随着两条情节线的纵横交错,所对立出来的含义却异常饱满。美子最后的诗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想表达什么?那首诗是她写的吗?我想这都不重要了,甚至整部影片与诗都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这种明线与暗线的互相印衬,从中可以看出李沧东高超的编剧技巧,也印证了戛纳最佳编剧大奖的实至名归。

   纵观李沧东过往的影片,不难看出《诗》就像《密阳》的背面,因为两部影片深层意义说得都是救赎。不同的是《密阳》中女主角寻求的是宽恕别人,而《诗》讲的是美子请求别人的宽恕。《密阳》的疼痛是让人无法释怀,而《诗》的悲歌显得却是更加的内敛绵长。从《绿鱼》到《薄荷糖》再到《绿洲》,李沧东一直关注的都是社会底层与国际历史题材的感怀;而从《密阳》到《诗》,话语权转向了女性视角。在他的镜头下,女性总是显出不可思议的力量,坚韧耐苦抗疲劳,这不是对女性的讴歌,而是对女性所处社会地位的深切思考。

   说到女性,不得不说《诗》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女主角尹静姬,她已经暌违银幕15年,曾经是韩国电影新浪潮时代的女神式的演员。可以这样说,这就是属于尹静姬一个人的电影,影片甚至连个正儿八经的配角都没有。她的出演,也引起了60年代黄金时期唯一在世的大佬级人物金沐容导演的“不满”:“这个李沧东,敢请尹静姬做女主角,这不是逼我拍《散文》吗?”但是说到底,在如今的韩国电影圈里,除了李沧东,还有谁请得出尹静姬呢?

   近些年来,自杀仿佛成了韩国这个国家的高频词汇,无论是前总统还是艺人,纷纷作出舍身的举动。前些年作出跳崖行为的前总统卢武铉,曾经是李沧东最为支持的人——在竞选期间,他为卢武铉站台拉票,后来还担任过文化部长。美子的故事让人想起卢武铉,因为妻子的不当举动而自杀赎罪。这样一想,这部《诗》也很像是李沧东写给卢武铉的一首挽歌。

   近年来韩国电影的一种趋势是人物刻画的越来越欧美化,每一个都像孤单战士。从最近几年的如《黄海》、《母亲》、《大叔》再到《诗》能够看出,主角的生活是越来越不能自理,但是生命力却越来越顽强。秉承着的是一种铁杵磨成针的豪迈气质,或许他们歌颂的就是生命的力量吧。正如《诗》中美子百思不得其解写诗的要义,却在最后洋洋洒洒的写出那样空灵的诗句。

   “你那里好吗?   
  还是那么美吗?   
  ……  
  你能收到我没敢寄出的信吗?   
  我能表达自己不敢承认的忏悔吗?  
  时间会流逝,玫瑰会枯萎吗?”

版权声明:本文由白小姐透特图发布于白姐彩色统一图库免费,转载请注明出处:艺术追求遭遇生活困境,诗了你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