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费力解读的电影,导演成功了

2019-08-22 17:30 来源:未知

先说结论:日本人和日光都是驱魔人,白衣美女是恶灵。
导演的前两部作品《追击者》《黄海》都是主题明确,没有争议的作品,而哭声之所以拍的有些云雾缭绕,大家争论不休的原因是因为电影本身要讲的是关于人类信仰的主题,一面恶灵在不断的引诱失去信仰的人类,一面圣徒在拯救封闭的村落。而主角在电影中一直处于不知道该相信谁状态,而作为观众也跟着电影的节奏思考谁是神,谁是魔,一直到电影介绍也没有给出你明确的答案,我想导演潜在的目的是让观众可以去认真思考吧。
回到电影本身,看了很多评论,也说了很多细节,不过有些太过牵强附会,我第一遍也没看懂,看了些影评后重新看了一遍。下面是我的一些看法。
如果日本人是恶灵,那从电影开始就已经不断给出细节暗示日本人是坏人,结论也同样如此的话,导演用了如此长的时间筹划剧本并激发这样的讨论,目的应该不会这么简单。我认为他的目的是给你大量线索暗示日本人是恶灵,但其实认真思考下来,他才是好人,这个应该会更符合导演的内在想法。
关于线索
1.男主去日本人的家里搜查的时候,可以看到有一个基督耶稣的十字架。
2.男主和搭档还有被雷击的男配准备去山上找日本人的时候,有一颗挂着寓意祈福的祈福树。
3.日本人的黑狗是象征辟邪。
4.男主在和搭档看到女鬼向他们扔石头开始,男主的恶梦就开始了,女鬼在梦中不断引诱男主日本人才是恶灵。村落里面的谣言也一直把矛头指向日本人。
5.萨满和日本人是的确是一伙的,但是都是驱魔人。其中有一场看是是二者斗法的情节不过是导演的剪辑手法而已,本身是两个独立的事件。萨满是想祛除附身女孩的恶魔,日本人是想超度已经入魔的朴春裴,而之所以萨满做法,日本人会有锥刺之感,又是导演的手法而已,日本老人醒来后可以见到女鬼就在他的门口,可见是女鬼在日本人做法时施了手脚。

导演在访谈中表示,他其实是想通过男主抗争而失败的故事告诉大家:厄运的降临,是随机的,但人只要尽力,即使结局残酷,也可无憾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浮夸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稍有些观影量的观众,都熟悉侦探类电影的套路,影片结束一般会来个大反转,凶手往往就是你最不怀疑的那个人。在《哭声》中,这个问题具体为:恶魔究竟是谁?而本片所谓的情节反转,也不过就是最终你发现,原来凶手就是你从一开始就怀疑的那个人啊。

而人们将信任与金钱无保留赋予的萨满法师,却恰恰是邪魔的帮凶,还记得第三户投井的人家么?又一次,情节仅仅暗示(而没有明确说明),他们请了法师做法后,仍然惨遭灭门,为此我们只能假想,如果男主家的那场法事如期进行完毕,他们一家人的命运仍旧是死亡。

同样围绕着一位被恶灵附体的小女孩,《哭声》这部电影难免让人联想到美国经典恐怖片《驱魔人》。不同的是,《驱魔人》是一部恐怖片,而《哭声》则被拍成了一部类似悬疑/侦探类型的电影。

一边人们对真相怀疑,另一方面,一旦形成的观念就难以再被改变。恶魔在洞穴中质问基督徒:你究竟是来探究真相,还是来确认你已有的猜想?而一旦猜疑变成了指证,这种观念就将一个人变成了凶手。就像男主角,在一点点加深的猜忌驱使下,最终在内心给他打上了凶手的烙印,并将其杀死。而影片不止一次带领观众将这种由猜疑而生、最终导致偏见的过程与邪恶的产生并行展现。影片情节没有明确说明,不过日本人确实在被车撞死后,才在形体上成为了恶魔的样子,也许正是男主角犯下的恶,推动了他“修炼”出了圆满。

最后奉上我的剧情解读吧(参考了豆瓣上发出的导演的访谈记录,加上自己的瞎猜):
日本人刚来到村子时,与恶魔的关系也许仅仅是附体,或者就是恶魔本身。他一般杀人的模式就是,让一家人中的某一位着魔、并染上这种皮肤病,直到发作后将全家人杀死,最终自己也会暴薨。白衣女一直在试图下套捉住这个恶灵(白衣女的目的似乎只是捉鬼,而不是拯救这些人家)。但是每一家人都由于怀疑白衣女而让她的计划失败。小辫子萨满法师与恶魔合作,通过为村民做法赚钱。他在为小女孩做法时,实际上是为了杀死小女孩的灵魂。另一种解释是为了杀死日本人的躯体,以助其成为彻底的恶灵。但他的法事被男主打断,未能进行到底。但是另一家投井而亡的家庭显然也进行了法事,但并未改变他们的命运。最终男主完成了恶灵的计划,因猜忌产生了邪念,因邪念而杀人,却实际上是中了恶魔的圈套,反而助长了恶魔的力量。萨满法师因心中邪念而无法直面白衣女,白衣女再次下套捉鬼,但因为男主对其不信任而失效。影片开头的圣经选段,一再暗示,恶魔是没办法摸到的,而最终白衣女抓住了男主的手腕,实际上也表明了自己与恶鬼的区别。

《哭声》中一个很重要的内在主题,那就是人们的怀疑、猜忌是怎样引发邪恶的。影片开始不久,日本老头光着屁股在森林里啃生肉的故事,借着一位警员的讲述带出,这里就开始拷问故事的可信性:你没有亲见的故事,该如何相信?这之后日本老头光着屁股将男主演扑倒在地,以梦境的形式导出,直至片尾白衣女声称那不是梦境而是现实。白衣女第一次出现时,告诉男主她亲眼见到了发生在火灾宅子中的故事,以及道听途说来的“日本老头强奸了火灾屋的女主人”。影片自始至终都在拷问观众:这些被别人讲述出来,并在镜头上展现出来了的故事,究竟可不可以相信,究竟愿不愿意相信?

《哭声》在另一点上与以往恐怖片不同,在一般的恐怖电影中,恶魔,灵魂,鬼,往往是来无影去无踪,不占据多少影片时间,然而兹一出现,就吓你一跳的套路。本片却逾越了这条危险的红线,恶魔不仅占据了大量时间,就连恶魔的行踪都展露无遗。

当然这并不是说剧情上没有硬伤,如果你接受了导演的最终结论,反过头来判断之前的情节,会发现有自相冲突或者无法自圆其说的地方。纵观全片,太多未解答的问题,会让观众摸不到头绪。比如那种神奇的皮肤病究竟如何而起,又是如何传播,恶魔又是如何操纵这种疾病?比如两位警察闯进了恶魔的住所,看到满墙的照片,足以证明此人就是犯罪嫌疑人,为何他俩不将他逮捕?比如这个日本人的肉体究竟和恶魔有什么关系?比如那个吓破胆的警察怎么从中后段起就消失了(怎么后来又杀掉了房东太太)?比如梳了小辫子的萨满法师究竟和魔鬼是怎样一种合作方式?导演拒绝使用好莱坞式俗烂的手法,比如一回头蹦出一个鬼吓你一跳,或者是影片结尾来个闪回解释一下情节上的联系之类的,后果就是剧情留下了太多的未解之谜,只能通过观众的猜测自己填补。

影片那个有点过于刻意打造的高潮,将“怀疑”这个主题也推向极致。怀疑不仅生出恶,怀疑也会消灭生的最后一丝希望。白衣女内心的失落可想而知,还记得电影一开始,第一家受害者房檐下挂着的那一株辟邪草?白衣女也试图拯救那户被烧光了的人家,直到最后,男主的一家也惨遭灭门。怀疑、不相信,一次次将胜利拱手让给邪恶。人类啊人类,拯救你们怎么这么难啊!

综合上面两点,本片在我看来非常牛逼的一点,就是一边把恶鬼的行为直白的展现于你眼前,另一边竟然悄然无声中让你开始怀疑,这个在森林里赤身裸体生吃动物尸体的怪物不会是个“好人”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五乔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版权声明:本文由白小姐透特图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需要费力解读的电影,导演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