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你眼望天边,看不见的爱

2019-09-21 22:22 来源:未知

所以说,所谓爱情,不过是在正确的时间遇见正确的人罢了。如果你感觉很孤单或者爱的很辛苦,那只是代表着你的幸福还在路上而已。

“我从没想过要得到什么,过去没有,现在也一样,但她给予了我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我真希望日子象这样一天天过去,一直到永远…… ”
——朴义

其实不论她选择哪一个,这个故事都不会有一场完美的结局。两个他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因为他们都是在刀尖上讨生活的人。而她也是一样,她根本无法左右背后巨大的命运之手。

随便上网搜了下这个似乎这个很像向日葵的小植物——
雏菊,英文名Daisy,俗称幸福花。在花语中意为“看不见的爱”。

郑忧没有告诉她,他其实是个国际刑警,他坐在这里只是为了靠惠英来掩护他,而他真实的目的是为了监视罪犯。

不可否认的是,这是一部很经典的爱情文艺片。虽然是有着韩式爱情片的一贯风格,但是故事发生地点却选在了充满异域风情的阿姆斯特丹。也许正是因为那是一个到处开满雏菊花的美丽的城市。

惠英和郑忧的相遇,是个明媚静好的日子。她是身在荷兰的街头画家,而他是经常光顾的顾客。两人常常安静相对大半天,仅此而已。

我们应该为这种“看不见的爱”脱帽致敬。

朴义,郑忧,惠英。一开始他们只能看到自己所看到的那一角世界,但是他们却并不能看到整个世界。每个人看到的都是自己能看到的,或者说,是自己愿意看到的。

看不见的爱。这是我看完这部6年前的电影时,最先想到的一句话。

他们坠入了爱河。但是在一次和罪犯的交火中,郑忧负伤,从此惠英再没碰到他。而惠英则因为喉咙中弹而永远失声。这时,神秘的朴义闯入她的世界里。

或许,他的爱并不轰轰烈烈;
或许,他的爱更像是怯懦;
或许,他的爱注定只是悲剧。
但是,他的爱却也那样真实,那样纯粹,那样让人动容。

假如当初朴义早早的走出了第一步,而不是默默躲在窗后自己撸,故事也许完全会不一样。或者他在郑忧死后向惠英摊牌,也不会有最后的惨剧。可惜他偏偏骨子里是那么的保守,虽然有勇气站出来追求惠英,却始终没能开口告诉她自己为她所做的一切。

为什么呢?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一个杀手,一个随时准备用命换命的杀手,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杀手。他相信自己不配惠英,相信郑宇才能够给惠英带来幸福。有一段他和郑宇的对白,他说“你才是应该出现在她身边的人,而我本来就不应该出现”。而他出现在惠英生命里的唯一原因也是“看到你如此悲伤”。是的,也许在他的心里,就是这样默默地守护,默默地送给她最爱的雏菊花,就是幸福了。

郑忧不愿意看到朴义和惠英在一起,朴义不愿意看到郑忧取代自己的位置。而惠英,则不愿意他们是两个人,还得逼着自己做选择。

影片是一个很简单的两个男人爱上同一个女孩惠英的故事。可是矛盾在于,这两个男人是那么鲜明的对立——郑宇是国际刑警,朴义却是职业杀手。这就注定了朴义那无法被坦白的爱。他一次次送自己种的雏菊给惠英,却不敢相见。直到惠英爱上了那个偶然拿了一盆雏菊做掩护的郑宇。那个男人代替了他的位置,他却仍然甘愿守护他们的幸福,保护惠英,甚至于放弃了杀死郑宇的任务。

但是惠英不知道这一切。她对朴义始终保持着距离,因为她始终抹不去心头的郑忧。

影片中最感人的地方莫过于朴义的善良。很难想象这样的词汇用在一个靠血与暴力生存的杀手身上。但是确实我不得不用这样一个词来形容——善良。仅仅因为看到一次惠英走独木桥落水后,他第二天就找了几个人迅速地修了一座桥给惠英。而女孩送给他的一幅雏菊画,也让他知道了女孩喜欢雏菊,因此以后自己栽种雏菊并且偷偷送给她。为了保护惠英与郑宇,他暗中射杀围追他们的杀手。甚至于在郑宇负伤离开后,他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甘愿每天送惠英来去,却仅仅为了守护她。

其实爱就在她的眼前,可是她却一直在望着天边,直到生命消散。只要回头,便可以享受当下的美好,可是她并没有这样做。

但是这句话,又是那样的真实。身为一个活在阴暗世界里的杀手的他,他本来就从未想过要和惠英在一起。不论是否只是朋友,他都愿意呆在惠英的身边,关心她,帮助她,照顾她,甚至于,只是默默地在暗中守护她的幸福。我想,不论是惠英还是朴义,其实都应该是幸福的。不知是谁说过的“有一个可以想念的人,就是幸福”。

悲剧,从一开始便已经注定。

很多时候,爱是无法被发现和接受的,等到发现和接受的时候,一切已经太迟太迟,正如朴义对惠英的爱。可是有的时候,爱又可以那样无私——可以给她造一座桥,可以给她每天的雏菊花,可以为她去学习绘画,可以为她听古典音乐,可以每天开车送她回家。而在另一个男人出现的时候,又甘愿消失得无影无踪。当惠英把郑宇当作自己一直在等待的送雏菊花的男人而相爱的时候,他也从未说破。他对惠英无私的爱,最终只得到了一幅肖像画和一张写着“谢谢你关心我,对不起,我已经有意中人了”的字条。在那一刻,虽然仅仅只有一瞬,我看到了朴义眼底划过的莫大的悲伤,那种悲伤是一种莫可名状的绝望。然而,这仅仅是一瞬,他又恢复了往日的笑容——

终于,命运促使两个男人拔枪相向。朴义迟疑了,但是他身后的同伙杀死了郑忧。死去的郑忧如同一道让人无法呼吸的玻璃墙,横亘在他和惠英中间。他们生活在一起,但是似乎总有些心结解不开。

看不见的爱。这是送给朴义的最好评价。

朴义没有告诉她,他其实是个职业杀手。是他打伤了郑忧,每天为惠英送雏菊的也是他。而且,他和她还是同乡。

当然和众多韩式爱情片一样,杀手与画家的爱情,最终只能以悲剧收尾。直到惠英死去的时候,他们才明白自己是如何深爱着对方。

这是三人一同铸造的一场命运悲剧,仅此而已。

“我只是喜欢你的画,只是想和你做个朋友”。这大概是朴义对惠英说过的唯一一句谎言吧。

惠英没有告诉他,每天都会有人为她送一盆雏菊,这让她想起了在家乡的岁月。而她,偏偏固执的认为这是郑忧为她做的。

我永远不能忘怀郑忧归来,三人尴尬相遇的场景。整个画面一分为三,郑忧的悲伤无奈,惠英的悲喜交加,朴义的失落无助都尽收眼底。偏偏是惠英不明就里,还会因为郑忧的转身离去而悲伤哭泣。如同在雨里的时候,她认为自己就算是淋湿了也不会有男人关心。可是当关心自己的人出现的时候,她反而无所适从,不知道如何面对一分为二的梦中爱人。

当他接到最后一次的暗杀任务时,惠英却突然从朴义留下的资料里得知了一切。于是她跑到现场去阻止朴义,却丧命于暗杀团伙的枪下。悲愤的朴义杀掉了团伙的成员,和自己的雇佣者曹老板同归于尽。

版权声明:本文由白小姐透特图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偏偏你眼望天边,看不见的爱